台湾美女街拍|台湾美女丁裤内衣视频
Feed訂閱

湘潭大學:園林工人黎旭的繪畫人生

時間:2020-01-06  來源:湘潭大學  瀏覽:552次
初次見黎旭時,他穿著一件黑白格的襯衣,外面套了一個灰色的馬甲,同我們說起了他與山水畫的乍見驚歡,久處怦然;第二次見他,穿著一件工裝風的褐色皮衣,將他作為一名園林工人收獲的瑣碎雅趣、點滴歡喜娓娓道來。

初次見黎旭時,他穿著一件黑白格的襯衣,外面套了一個灰色的馬甲,同我們說起了他與山水畫的乍見驚歡,久處怦然;第二次見他,穿著一件工裝風的褐色皮衣,將他作為一名園林工人收獲的瑣碎雅趣、點滴歡喜娓娓道來。

黎旭

黎旭是我校后勤保障處職工。9月17日,黎旭在湘潭市齊白石藝術館舉辦個人畫展,展出了自己的108幅作品,一幅幅山水畫渾厚大氣,清秀壯美,其中一幅名為《華夏萬象新》的10米長卷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。

《華夏萬象新》

《華夏萬象新》

畫展結束后,黎旭把大多數畫作都捐了出去,他笑著說要“重新畫起”,大有一番“而今邁步從頭越”的架勢。

image.png

初心:寄情山水

說起黎旭,無論是家人還是同事都評價他“已經進入了一種癡迷的狀態!”然而,“畫癡”黎旭卻是自學成才,自小便和繪畫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小學時,黎旭同家人在郴州市資興縣城里租了一間老宅子,那間老宅是明清的遺留物,古香古色,頗具一番味道。年幼的黎旭在學習之余,便常常看隔壁正在上初中的小哥哥畫炭金畫,逐漸起了興趣。于是自己無聊時也找來幾根鉛筆,照著花牌上的圖樣畫鳥,就在涂涂抹抹之間,充實了自己的小學時光。

image.png

愛上山水畫,是在黎旭14歲以后,一位老師出現在了他的生命里,那就是他的師父——丁劍虹。那時,黎旭就讀于湘潭市先鋒中學,丁劍虹既是他的物理老師,又是他的美術老師。在發現黎旭的繪畫天賦之后,丁劍虹便將他收為徒弟,黎旭沒事的時候,便到師父家里學畫畫。丁劍虹也帶著他去各地采風,張家界、三峽、峨眉山……就在游覽過程中,黎旭深深地愛上了祖國的大好河山,也愛上了極具韻味的山水畫。他說:“沒有對祖國山河的熱愛,是畫不好山水畫的。”

18歲的時候,黎旭參加了工作,在一個煤礦里挖煤,終日勞作于一方黑暗無光的小小礦井。這里沒有他深愛的青綠色彩,更沒有他鐘情的山川美景,有的是勞累且枯燥的工作與黑乎乎的煤炭。

惡劣的環境沒能壓抑住他內心對山水畫的喜愛,不管有沒有空,他都會畫畫。即使是凌晨剛下夜班,只要是興致來了,他也能精神抖擻地帶上工具,到野外寫生,甚至可以熬一個通宵畫完一幅畫。“年輕人嘛,對待自己熱愛的東西總有用不完的精力。”黎旭笑著談起年輕時的經歷,神采奕奕,好像又回到了十八九歲青春熱血的歲月。

工作之余,黎旭會攜一套筆墨、一塊畫板、一輛摩托“走天下”,寄情山水。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沿途有好看的風景,他就會立馬停下,好好觀賞。靈感來了,還能在那里多停一會兒,畫出一幅畫來。黎旭騎著摩托車到處去寫生,去過最遠的地方是到福州,總共1200公里,他騎了3天。

園藝:筆隨心動

樹木造型、修剪枝丫、剪草坪……2005年,黎旭成為了我校園林工人,持一把剪刀隨心而為,任靈感于葉片間飄飛,“搖身一變”,成了植物的培育員和美容師。

黎旭看著樹苗生長、花苞吐蕊,陪著植物走過春夏秋冬、歲歲年年。同時,植物也給予他創作靈感。“就拿最常見的樟樹來說,春天的樟樹葉是橘紅色的,橘紅色之外浮動著一層新綠,很有層次感。”經過一日日的觀察,他對色彩的層次有了更深的看法,也對樹木的生長和造型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。

image.png

“在大多數人眼里,修剪過的樹木是僅供觀賞的,而對我來說,樹木更像是一件藝術品。”黎旭修剪過的每一棵樹都是他親密的“伙伴”,有時,他會在樹旁坐上一會,思考這一條枝干應該畫在哪里,該往哪里延伸,該怎樣處理細節……眼前仿佛出現了一張畫紙,思緒就像一支筆,隨心而動,構思好之后再動“筆”,開始修剪。

經過細致入微的觀察和一番深思熟慮之后,黎旭所修剪的樹木,儼然一幅幅畫作,姿態萬千,風情萬種。“圓形、方形,亦或各式各樣的形態搭配,剪刀在黎旭手里就像是使筷子那樣得心應手。”我校現任出版社社長劉波在湘大讀書時結識了黎旭,他經常去看黎旭修剪樹木,稱這是一種享受。

image.png

黎旭徜徉在繪畫的海洋里,以樹木作“紙”,剪刀作“筆”,達到了繪畫和工作的融合。“畫畫和修剪樹木是一樣的,都是將不需要的去掉,筆隨心動,讓畫面呈現出自己想要的效果。”這簡單樸素的形容,體現了黎旭心中對畫的認識。

日常工作帶給他愉悅的同時,也別具一番“風味”。黎旭曾在修剪樹木時發現了一只壽帶鳥,長長的尾巴、黃藍相間的羽毛,他和同事坐在那里看癡了;有棵樹的枝干中間有一個鳥窩,黎旭發現鳥蛋竟然是藍色的,后來才知道這是畫眉鳥……“繪畫也要從日常生活中積累經驗,通過對壽帶鳥的細致觀察,我就能更好地描繪出它的色彩、外貌,甚至神態。”

邊看邊畫、相輔相成,十四年的園林工作,使得黎旭對于繪畫有了全新的認識,這是他意料之外的收獲。

逐夢:至善至美

畫畫不僅需要時間上的投入,還要物質上的輸出,面對家庭的重擔,黎旭是如何克服的呢?

生活中的黎旭除了畫畫,沒有任何休閑娛樂。“他經常從工資里擠出資金來買紙筆、墨水和顏料,寧愿苦了自己,也要堅持畫畫。”在黎旭夫人賀導成的眼里,幫助丈夫完成從年少延續至今的繪畫夢,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。“我很佩服他的毅力與勇氣,一直堅守著自己的初心。沖著這種韌性,我們全家都要一路挺他!”

“長時間不畫畫手會發癢。”現在,黎旭每天晚上都要畫畫,在書房里點上沉香,聽著電視,品著茶,畫著畫。一旦行至“畫林”深處,偶遇“柳暗花明”,他便會開心得像個孩子似的手舞足蹈。

畫畫之前,黎旭會先把白紙掛在客廳墻上看幾天,仔細謀篇布局一番,才會動筆。一說起黎旭畫畫時的場景,賀導成不禁感嘆:“他就像丟了魂兒似的,盯著那張紙一動不動,我都不敢靠近他。”

黎旭不僅是個“畫癡”,還是他們全家的“偶像”。黎旭外出寫生時,賀導成和兒子則會自然地與他“心意相通”,隔得遠遠的,不打擾他抓取創作之源。

image.png

我校后勤保障處公用樓宇服務中心主任楊家慧也是黎旭的“鐵粉”,一聽說黎旭在2016年發表了個人作品集——《黎旭山水畫集》,她就迫不及待地“入手”了這本書。49幅畫作鋪陳開來,包含水墨重彩、鋼筆速寫等多種類型,楊家慧津津有味地欣賞著,感受雙眼與靈魂的完美邂逅,直入人心。“黎旭的畫作不僅帶給我視覺上的享受,其中所寄托的情感也感染了我,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油然而生。”

作品《天塹變通途》,取景于韶峰和張家界石林,以陽光和流動的白云頌揚祥和的當今時代,以高樓、高橋、高鐵為主要點景,描繪了湖南在交通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;為紀念齊白石老人誕辰而創作的《成就其難》,運用北方的雄奇山勢構圖,將山頂以金色布圖,贊美齊白石先生在中國美術史中的偉大成就……

image.png

黎旭借用萬千山水的重重疊疊,使得自然山水格外秀麗壯美,深厚的內涵韻味是其國畫的一大亮點。這些作品中,暗藏著黎旭的一些“小心機”,如穿越在崇山峻嶺中的高鐵,浮于東方的“韶山汀”……在黎旭看來,筆墨當隨時代,他的畫中描繪的不僅是祖國山川的美好,更記錄了時代發展的印記。

一幅《華夏萬象新》,紅紅火火的十米長卷里描繪了豐收的景象,黎旭將這幅畫送給學校,他說:“這是這幅畫最好的歸宿。”

“風格如同人,活著就需經營,一輩子不歇息,只為它的至善至美。”這是黎旭對自己作畫的要求。筆隨時代,墨染流年,眼中有山水萬千,胸中有筆墨無邊,黎旭依然行走在“畫林”深處,堅守著心中那份斬不斷的繪畫情結。

編輯:廖甜雪

微信

最熱評論

發布評論

項目對接平臺
台湾美女街拍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山西十一选五 四川快乐12 新浪足球竞彩比分 河北20选5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旧版切 辽宁快乐12 20选5 足球比分下载逛球街1 棒球比分捷报 排列3 新浪体育台 新浪体育nba直播间 雪缘园比分直播 黑龙江36选7 电竞比分网lol